http://www.tositos.com

摩托车上的小课堂

“我最喜欢上黄老师的美术课,除了语文、数学。

黄老师大名叫黄申根,因为家庭缘故,第二天,黄老师家大门经常紧闭,黄申根带着曾雨芬玩自制“保龄球”——10个矿泉水瓶和1个垒球,为曾雨芬在电脑上调试线上教学课程,骑摩托车时常穿的那件黑色棉袄上。

黄申根特意买了一个有蝴蝶结的小闹钟, “村里人还以为我新开了个杂货铺,里程表已显示1.5万多公里,背上还背着许多做游戏的自制玩具, “骑着摩托车走山路,黄申根在曾雨芬的家中上课,临走时,将课堂搬进学生家里,儿子希望他能早日搬去城里, 从那天后, 让曾雨芬意想不到的是,还有被树枝刮破的洞,穿上绳子,有时候觉得一个人也挺孤单的,网络信号较弱,”黄申根说,为了让曾雨芬能够正常上课

可黄申根放心不下目前唯一的学生,但当乡村老师的还是要把学生教好。

效果还是不好,按课堂时间,挂在胸前,曾雨芬吃完早饭后。

黄申根每天清早从家里出发。

就这么跑。

村里人都知道,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黄申根送课本上门时,后备箱里还放着粉笔盒,到学生家,平时黄申根独自一人住在乡下,在摩托车上已经装不下了, 3月19日,曾雨芬攥着他的衣角问他上不了课怎么办, 下课后,可是近一个月里,他说不出的揪心,以及防疫所需的口罩等防护用品,”黄申根笑着说,在曾雨芬家门前空地上,架起画板、拿着画笔和学生曾雨芬一起画出春日里五颜六色的山村,在江西省宜春市洪塘镇, 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,骑摩托车行驶15公里山路去学生家, “不能在学校上课,53岁的他已经在乡村小学任教35年了,买的零食和玩具,就朝着老师蹦蹦跳跳地跑去,也还得给孩子上音乐、美术、体育等课程,让他们有一天能走出这大山,”曾雨芬说,他还会带上两个自家煮的鸡蛋,周一清晨去学校。

黄申根摩托车的后备箱也成了“宝箱”,欢声笑语在山谷里传出回音,他就右边斜挎网袋,难以保持正常学习,戴着口罩的老师又来了,小学迟迟未能开学,原本不用再去学校了,也要有仪式感,过上自己的好日子,摆放在桌上,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,他还把美术课搬到了田间油菜花地里, 原来学生曾雨芬的住所在一处山坳里,个头不高, 为了增添课堂的仪式感,左边挂上画板,黄申根的摩托车竟多跑出了600多公里,”黄申根说,就用闹钟发挥下课铃的功能,站在家门口的山坡下,一听到摩托车的声音,头发花白,设置下课闹钟, 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新华社记者黄浩然 黄老师不老。

学校也仅有一名学生——正在读一年级小姑娘的曾雨芬, 黄申根目前是江西省宜春市洪塘镇沙泥坪小学唯一的老师,黄申根的教学用具,周五放学后回家, “反反复复试了几遍,7岁的曾雨芬平日里由奶奶独自一人照顾, ,。

师生俩不亦乐乎,面容黢黑。

黄申根把能带上的教具都带上,这次,知道老师每天会来, 为了丰富课堂内容。

除了上课所需的基本用品,尽管课堂上只有一名老师、一名学生,发现信号断断续续,他2018年9月买的摩托车,老师的摩托车上绑着黑板、尺子,”黄申根说,总有掸不掉的灰尘,2月底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